标签归档:blogged

论食堂档口的起名策略

学校的几所食堂这学期纷纷推出水煮菜品的档口,估计是承包给外面私人开办的吧。菜品本身大同小异:一份肉或鱼,加上焯熟的菜底,浇上炒制的油汤。大约因为学生要求并不高,这种变相的小炒颇受欢迎。不过我的重点不在于菜品本身怎样,而在于这些菜品的“衔号”——几家食堂的水煮菜品档口各自有广告牌子作为招徕,并且都起了响亮的“字号”。

第一家档口是这学期初开设在教工食堂二层的,名字叫“梁山水煮”。“梁山”大概是取材于《水浒传》的“梁山泊”,用意可能是要营造一种豪爽的“匪气”,表明这道菜“生猛”。仔细一想,作为川菜菜式的水煮牛肉,套上一个山东的名称,颇为不伦不类。至少,设若郓城县的宋押司在聚义厅上对着一锅水煮牛肉,不知道他还想不想“招安”——扯远了,这只是一道菜……

第二家档口也是开在教工食堂二层,可能是不同的人承包的,但学校竟把两家风格类似的档口放在相距十来米的地方,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态。但这第二家档口面对前人的竞争,亦毫不示弱,取名为“水煮三国”。嗯,同为四大名著,显然《三国》是要和《水浒》打对台戏的。当然这名字比“梁山”之奇妙也不遑多让——显然,无论曹操还是刘备、孙权,都与辣椒、胡椒等等无缘。他家的主打菜不是牛肉鱼片等普通肉食,而是是水煮肥肠等重口味之物,也不知道“青梅煮酒论英雄”时桌上摆着一盆油辣辣的肥肠,刘备的筷子还掉不掉。

第三家档口开在东区学生食堂二层,前几日才注意到,叫“水煮巴蜀”。一听就觉得比“水煮三国”矮了不止一头:你叫“巴蜀”,他叫“三国”,是不是说你家的菜品分量是他家的三分之一啊?

希望不要再出现“水煮西游”和“水煮红楼”了。毕竟,唐僧是不会吃水煮肉片儿的,而妖怪要煮着吃的东西,实在不适合摆到台面上来说。拜托拜托,千万拜托。

Advertisements

两个相似的段子,一种同样的生态

几年前有一名本科生参加北京大学历史系的保研面试,自称学过希腊文,参与了《剑桥古希腊史》的翻译工作。面试的一位教授从会议室的书架上拿了一本希腊文字典扔给他,让他读一段。这人读不出来。场面十分尴尬。

前几日某高校招聘活动,几名世界史的竞聘人员都自称懂拉丁语、能开拉丁语的课程。面试的一位教授说:我们最近买了一套拉丁文书籍,你们能不能讲讲?几人纷纷开始谦让。场面同样十分尴尬。

Well, this is REAL world.

一点关于意识形态的问题

昨天被带去参观北京市委党校的党性培训教育基地——哦我知道,这个话题听起来总是有点诡异的。不过其实这个参观活动本身也没有多夸张,只是在市委党校的一个楼里布了个展,放上一些党史图片,有一名讲解员(题外话,这是位保定人,算是家母的老乡啦)照本宣科背诵一些讲解词,大家走走而已。由于各种原因,我们没有拿到讲解器,我只能缩在一大群人后面,模模糊糊地听到些講解詞。很容易理解,这样的场合,走神简直不可避免。

如前所述,这一布展的重点是党性教育。我想各位读者到这里一定会产生一个疑惑:党性是要靠反复进行组织生活和党章、文件学习来逐步领会的,如何能够被“展示”呢?这个基地的展览给人以很深刻的印象,或许部分地能够解答如何“展览”“党性”。它花了数个展室的空间,展览草岚子监狱监室的样貌,以及狱中的党员如何利用暖气管道通话。还有一段影片,片中讲述了江竹筠同志如何在重庆“中美合作所”里绣红旗,看着片中几名粗糙地化了妆,坐在刻意为拍摄影片而摆放的洁净稻草上摆姿势的演员们,观众大约很难会觉得这是多么艰苦的环境——除非有个很惨的背景音乐。关键在于,监狱里的党员,和党性有什么关系?

当初张勉治把清朝的官方意识形态概括为ethno-dynastic,表征为满语、骑射技术、军事文化、简朴淳厚的精神面貌,等等。张勉治的想法,来自于乾隆帝南巡时高度的军事化特色,简直是在向江南人展示内亚国家的面貌一样——这是一个很突兀的文化样貌。这种突兀感在这个培训基地里也可以见到。监狱、囚犯,或者说,身体痛苦与禁制,意识形态想要将它和党性建立起一种联系。在这一套意识形态建构工程之中,实施者通过反复强调身体的监禁、刑罚、折磨,来完成一种意识形态的重申。事实上,如果我们把视野放宽一些,会发现不只这个基地在搞这类教育,其他的地方也是类似的。个中原因,颇堪思考——对于今天,大多数都有日常生活的基层党员干部来讲,禁制与折磨的宣传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目的?

这一活动的组织,似乎也暗示了一些类似的情况。参观者被分置于三辆大轿车中,送入教育基地。然而教育基地的接待能力却很有限,每轮参观只能接待一辆车的人。这就意味着,很多参观者要在四面透风的大轿车里坐等两个小时,忍受刺骨寒风。似乎这与身体的禁制是一致的——当然,更大的可能,还是组织者充斥着懒政思维,从没有站在基层考虑过参加者的感受罢。

我所在的一车人,参观活动结束后返程时只剩三分之一的人了。换句话说,有三分之二的参观者,在参观到一半的时候就偷偷跑掉了。这也是这一天参观中提高党性认识的一点见闻。

 

新年好!

巴尔的摩几乎没有什么春节气氛,每日仍是无精打采的人们,偶尔有雪,有风,但也只是季节所随意洒下的一点娱乐,短短过去,一切如常。生活也要继续下去。

华人们各自以自己的方式度过春节。室友好热闹,天天晚上叫人来家里打牌。而我等文科PhD过春节的方式,便是看文献了。真是很羡慕普通人可以等死啊。

未来一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化呢?稍微有一点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