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新闻/政治

一个很特殊的现象

本党理论界历来有一个很突出的现象:面对思想战线的外敌时,不去直接与外敌斗争,而先去斗自己阵营里对敌斗争策略不同的人。而且斗得手法阴毒,逼以生死。学术界里的乱七八糟事情,大多与此有关。近阅徐友渔访谈录(http://www.rujiazg.com/article/id/5355/),方克立不去正面批判季羡林,反而对徐友渔和何光沪下手,便属此类。类似的事情,还有《依然如旧的月色》里记载的对茅海建的引蛇出洞,与此亦大率相类。

近日社科院系统对“新清史”之批判,甚嚣尘上。钟焓一文读讫,仍是站在民族史的角度来批评”新清史“,而非一般意义上的”中国古代史“视角。大约能通晓唐史者不屑于为民族史学界充当注脚,而民族史学者又多不通中国古代史也。传《历史研究》将于七月间在东北师大召开“新清史”研讨会,与清史所的边疆民族研讨会刚好冲突,而东北师大又非清史研究重镇,惟其地为李治亭之老家,个中情由,疑窦丛生。岂理论阵线之一体策略乎?若然,则所针对者为谁?

社科院系统费此力气批判“新清史”,不知其用意何在。要之,意识形态之最大危机,在于反支势力坐大,受蛊惑者以为支人本豚犬、不配生存、多死一些是对人类物种有利。此类灭绝人性论调,才是对本党极权统治最大的破坏。至于J某等几个海归学者,讲“新清史”再响,也是靠着编制吃饭的人,闹不出什么大乱子的。社科院不能御敌于学术界之外,反而抓着“新清史”不放,误国甚也。真要说“新清史”的问题,可能还不如袁伟时近几月之论调危害大。

药丸。

Advertisements

董志勇也出事了

今天听说有人给经济学院的大量学生群发邮件,将董志勇教授的桃色故事发了一遍。据称有人已在微博等多个平台上就此发过许多零散的文字,但被删得很多,这次算是大合集。不知道董未来会怎样。
近几月来学术界颇多丑闻。吴春明、余万里、董志勇是为桃色新闻,黎泽潮、于艳茹是为抄袭,还有透明计算的骗经费。学术界从未像今天这样以如此密集的丑闻出现在公众面前,不知是否偶然?
今日y君言,董志勇教授当上北大教务长不及半年,即出此事,不知是否与北大人事调整有关。如果真是这样,中级有机化学改成全校必修,越来越接近现实了啊。

关于周小平

按:这本来是我在知乎上的一段回答。由于原问题被删除了,找出来发过来吧,算是存个档。

说实话我觉得单就这个事情来说,并不是一件很大的事情。

首先要明确一点:习近平同志很可能没读过周小平,甚至连他是谁都不一定很清楚。
这一点我们要分三个部分加以解释。

1. 这件事”大概是什么样的”:关于表彰先进典型的流程
中国的官僚政治运行多年,”表彰先进典型”早已成为它驾轻就熟的一个政府行为。由于这一事务在政府工作中出现特别频繁,各级政府、单位都已经具备了按调门办事的能力。在这种情况下,各级机关、单位,只要大致的调门一确定,立刻就能产生出几个先进典型,无需真正进行评选。这倒不一定是坏事,因为如果真评选的话,以此类事情之多,广大人民群众得烦死。

具体的流程可以这么理解。当领导要求某部门帮忙搞个评比,选几个典型,表彰表彰的时候,主管部门(例如本事件中应该是中宣部)会内部酝酿出(几个领导琢磨出)名单,然后要求各办公室落实其事迹。如果觉得此人基本满足条件,开会的时候大家没有异议,那么便通过了。先进典型的事迹稍微编辑一下,尽量符合上面定的调子,交给领导的秘书整理发言稿。领导无需知道这人是谁、干过什么,照稿子念就是了。好的领导可能会预先看看发言稿,但很快估计也就忘了——他每周要看很多这样的稿子呢!

当然,对于中宣部而言,这个流程会严密很多。各级领导、办公室会持续关注一些意见人士,确定他们的位置。如果不是持续追踪的话,临场发挥,很难保证不会出事情。比如说,对于一个并非历史学界的人,谁会想到秉持儒学精神的余英时会是一个铁杆反共人士呢?

在这一情况下,选择谁作为先进典型,其实是在一个大范围内发生的随机事情。砸到了谁,并不能说明他就拥有跟其他类似个体特别不同的情况;同理,没砸到谁,也不能说明他就比砸到的糟糕。如果你们真认为中宣部是严密的机器,那么请解释一下下面这则新闻:
黄晓明登《新闻联播》 所演电影入选”五个一工程”-中新网
你们真认为黄晓明比所有演艺界人士都”一颗红心只向党”吗?

总之,周小平蹿出来,看起来似乎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,但仔细一想,按照目前中国政府常见的办事方式,这只能说明中宣部确实持续关注周小平的言论而已。
(想想看,周小平确实具有很多值得被关注的符号:年轻人、网民、支持当局者、反对公知、……。选一个这个,在领导们看来,一定足以反映自己了解现在的状况、具有把握言论的能力。这是官僚机构努力表现政绩的一种现象。)

2.如果真的要找一个典型,会怎么样:领导点名表扬的情况
上面说的是一个正面的解释,这一部分我们反过来解释。如果领导真的了解一个人,想要表彰,他会怎么办?

答案很简单。你们去看看王岐山同志怎么点名《旧制度与大革命》就行了。
《旧制度与大革命》几乎没有任何顺应政治调门的符号。它不是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,不是党的历史文献,也不是改革开放以来领导人的论述,甚至它都不是左翼历史学者的言论。这样一个在政治符号上完全与现行体制不着边的书,竟然被国家领导人点名,这个行为,绝不是因循而为的秘书机构能够做到的。因此它肯定是王岐山同志自己读书的成果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王岐山同志还曾经对这本书的内容进行过概括。

当然,这个例子比较特殊,因为王岐山同志历来有一种特立独行的形象。那么习近平同志有没有这方面的体现?由于习近平同志历来以端平稳重的形象示人,一般不表现出强烈的个性(我们国家的第一号领导人历来如此嘛),这方面的表现就比较少。但是我认为,习近平同志是读过《公羊》学相关文献的。理由是他曾经两次提到过《公羊》学,最后一次就是前几天在社科院讲话的时候(他说历史上曾经出现升平世和衰乱世,这完全就是公羊学专业术语)。一般人谈到儒学,肯定是论语、孔孟等话题,不会谈到《公羊》学;但《公羊》学在儒学中的地位却是很重要的,是关于秩序重建理论的核心。故而习近平同志此举可能是他自己读书或者听人讲的结果。当然这也只能是猜测。
总之,如果习近平同志真的读过周小平的书,那么情况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。他可能会当众讲几句周小平书里的内容,也可能会针对周小平提到的一些公知言论,对相关人士进行追打。但是薛蛮子还可以继续活动,说明此事没有那么严峻。

3.为什么他不会读周小平
原因很简单。请读者想想,你会认真对待一个比你小20岁以上的人发表的言论吗?显然不会嘛。
对于习近平同志这一辈人而言,传统经典、马列文献、历史典籍、文学名著,这才是正经书啊。一个小屁孩写的东西,对他们来讲,纯属是玩玩的事情。态度好,就表扬表扬。

至此三部分解释完毕,说点题外话。

周小平这件事情,本身并不足以造成很大影响。最多也只是周小平短期内不会倒台或者失宠而已。但是这个事情本身还是能反映出一个现状的,那就是中宣部为了树立宣传领域内的典型,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。他们为了寻找政治上全无污点和争议的人,能够舍掉各985高校里大量学识俱佳、形象阳光的青年学子,跑来树立一个学问浅薄但政治上肯当打手的周小平,这是一件非常low的事情。诚然周小平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被人揭得很狠,但是要是下次有一个读过一点书、肯用一点功夫包装自己的人利用这一手上位,就很麻烦了。我还真要说,以中国之大,这种人真不缺。(想想刘仲敬是怎么崛起的吧。这还是在半吊子知识分子云集、不学无术者比较容易被识破的豆瓣呢。)到时候冒出一个比周小平藏得很深、更具有迷惑性的人,说不定还能混个一官半职、窃据高位呢。

神帖:致广大QQ用户的一封信

按:本文于2010-11-03发表,每个qq用户都会收到。

在此作为这个荒唐年代的证明。

 

亲爱的QQ用户:

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们刚刚作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。在360公司停止对QQ进行外挂侵犯和恶意诋毁之前,我们决定将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。我们深知这样会给您造成一定的不便,我们诚恳地向您致歉。同时也把作出这一决定的原因写在下面,盼望得到您的理解和支持。

一、保障您的QQ帐户安全

近期360强制推广并胁迫用户安装非法外挂“扣扣保镖”。该软件劫持了QQ的安全模块,导致了QQ失去相关功能。在360软件运行环境下,我们无法保障您的QQ帐户安全。

二、对没有道德底线的行为说不

360屡屡制造“QQ侵犯用户隐私”的谣言,对QQ的安全功能进行恶意污蔑。事实上QQ安全模块绝没有进行任何用户隐私数据的扫描、监控,更绝对没有上传用户数据。目前我们已经将QQ安全模块代码交由第三方机构检测,以证明我们的清白。

更甚的是,360作为一家互联网安全公司,竟推出外挂软件,公然站到了“安全”的对立面,对其他公司的软件进行劫持和控制。这些都是没有道德底线的行为。

三、抵制违法行为

任何商业行为,无论出于何种目的,都应该在国家法律法规的框架下进行。而360竟然采用“外挂”这种非法手段,破坏腾讯公司的正常运营。

360已经在用户电脑桌面上对QQ发起了劫持和破坏。我们本可以选择技术对抗,但考虑再三,我们还是决定不能让您的电脑桌面成为“战场”,而把选择软件的权利交给您。

十二年来,QQ有幸能陪伴着您成长;未来日子,我们期待与您继续同行!

腾讯公司
2010年11月3日

荒诞

昨晚看了一集央视的《人物》。讲的是李文海。妈妈看到一半,然后跟我说:他所讲的跟你所讲的完全不一样。

是啊。一个只经历过一次洗脑的人,所思所想和一个已经被洗脑四五次的人有什么相同呢?
第一次洗脑,诞生的是一个正常人。
第二次洗脑,诞生的是一个积极给他人洗脑的人。
第三次洗脑,诞生的是一个积极喷给人洗脑的人的人。
第四次及以后的洗脑,人就淡定了。
李文海也很老了。他讲的东西放在p大的课堂里大概是要被人笑话的吧。
单纯地谈苦难、谈对灾害的认识,应该是没有什么共鸣的……
历史说到底是一个非常荒诞的东西。什么事情都是别人造出来的人云亦云。所谓真相,所谓真实,仅此而已。
学了这么多的历史课,最终证明最有用的还是“中国古代民族史”这门课。它教给我的是,所谓历史记忆,被生造出来是多么容易,多么平常,多么难以察觉。所有的信仰在这一刻坍塌。
看着老先生情感迸发地讲周总理、邓公对历史学术研究的指示,以及他探索路程的艰辛,不禁感到一丝悲哀。
大概,历史的荒诞性,记忆的虚无性,还是少一点人理解会好点?

十面埋伏

之所以起这么个标题只是因为这个破电影的题目刚好是No Way Out,就是无路可走的意思。
这也是为什么会写这篇东西。
 
昨晚上熬夜到12点半多,总算把大坑新的一章补完了。然后往14ever上发,结果发现竟然无法发送,理由是我的文字里有窃听一词。
改掉以后去看之前发的,发现大部分都无法阅读了。理由千奇百怪,那些关键词实在是离谱。我为什么不能在文章中出现枪械一词?
没有解释。或许连一篇宇宙战争的幻想呓语也不能生存。
 
我在14ers里写下你的名字,被服务器带走了。
我在google docs里写下你的名字,被GFW带走了。
我在豆瓣里写下你的名字,被管理员带走了。
我在未名上写下你的名字,被时间,被关站,被一切都带走了。
 
这世界就是这么不安全。也许一切的结束都会发生在短暂的瞬间吧。
连接人心的比特流,总归也会有被截断的一天。既然人的心无法相通,那么我们也不指望比特流能相通。

1989年某大牛的实验

【声明】本文核心部分不是我原创……具体是谁我也不能说,但肯定这个主意不是我想的。如果有看不懂的请自觉无视,但我估计相关人士肯定看得明白……不过在那个核心隐喻之外的部分都是我昨天下午无聊想的……
 
话说1980年代的时候Beijing有个实验室,暴有钱,想做啥做啥。老板叫什么我给忘了……哦对了好像是叫X.Deng。他手下有个小老板叫Z.Zhao,是个大牛,当年在Sichuan还是哪儿的一个大学做了很久的交流学者,发了一大堆Paper,idea暴好无比,圈儿内人都得仰望。Deng看他很有才华,就把他坑蒙拐骗来做小老板,名义上是教授,但还得听Deng的。
 
1989年吧,Zhao突然琢磨出了一个新点子,他把实验室的经费全拿出来,造了一根硕大无朋的色谱柱,长好几公里,宽十几米,摆在实验室里。他的想法是,色谱做了这么多年,全是多环芳烃长链烷烃啊啥的,怪没用的,这回咱们玩个应用型的设计,咱们来分析人怎么样。
 
这实验运行得非常好。他在色谱柱一头放进去好几个人,结果到头里果然都分开了。不同狂热系数(Zhao提出的一种定义人属性的参数)的人,到色谱柱那一头的时间是不同的。另外的一个科学家看到了这个现象以后提出了一套全新的色谱理论,大家都觉得这个理论不仅适合给专业人士讲,还很适合给门外汉解释什么叫色谱。
 
结果这实验玩大了。Deng这个家伙一看这个成果,觉得这是个划时代的伟大实验,不能让Zhao署名,否则自己以后还混毛。于是他下令把Zhao从实验室里开除,换了Z.Jiang和P.Li来接手这个实验。这俩人一上来,先就增加洗脱强度,用了一种国产试剂PLA来洗脱,里面还加了点儿Tank组分。这下子坏了,实验全砸了,人都迅速洗到柱子那头去了,冲得缺胳膊少腿儿的,血迹斑斑。于是这实验最后就悲剧结尾了。
 
不过这实验还是有点记录可查的。虽然没发JACS,但是在化学国家新闻(ChemicalNational News)等等地方都发了communication,所以外界还是知道不少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