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诞

昨晚看了一集央视的《人物》。讲的是李文海。妈妈看到一半,然后跟我说:他所讲的跟你所讲的完全不一样。

是啊。一个只经历过一次洗脑的人,所思所想和一个已经被洗脑四五次的人有什么相同呢?
第一次洗脑,诞生的是一个正常人。
第二次洗脑,诞生的是一个积极给他人洗脑的人。
第三次洗脑,诞生的是一个积极喷给人洗脑的人的人。
第四次及以后的洗脑,人就淡定了。
李文海也很老了。他讲的东西放在p大的课堂里大概是要被人笑话的吧。
单纯地谈苦难、谈对灾害的认识,应该是没有什么共鸣的……
历史说到底是一个非常荒诞的东西。什么事情都是别人造出来的人云亦云。所谓真相,所谓真实,仅此而已。
学了这么多的历史课,最终证明最有用的还是“中国古代民族史”这门课。它教给我的是,所谓历史记忆,被生造出来是多么容易,多么平常,多么难以察觉。所有的信仰在这一刻坍塌。
看着老先生情感迸发地讲周总理、邓公对历史学术研究的指示,以及他探索路程的艰辛,不禁感到一丝悲哀。
大概,历史的荒诞性,记忆的虚无性,还是少一点人理解会好点?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