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9年某大牛的实验

【声明】本文核心部分不是我原创……具体是谁我也不能说,但肯定这个主意不是我想的。如果有看不懂的请自觉无视,但我估计相关人士肯定看得明白……不过在那个核心隐喻之外的部分都是我昨天下午无聊想的……
 
话说1980年代的时候Beijing有个实验室,暴有钱,想做啥做啥。老板叫什么我给忘了……哦对了好像是叫X.Deng。他手下有个小老板叫Z.Zhao,是个大牛,当年在Sichuan还是哪儿的一个大学做了很久的交流学者,发了一大堆Paper,idea暴好无比,圈儿内人都得仰望。Deng看他很有才华,就把他坑蒙拐骗来做小老板,名义上是教授,但还得听Deng的。
 
1989年吧,Zhao突然琢磨出了一个新点子,他把实验室的经费全拿出来,造了一根硕大无朋的色谱柱,长好几公里,宽十几米,摆在实验室里。他的想法是,色谱做了这么多年,全是多环芳烃长链烷烃啊啥的,怪没用的,这回咱们玩个应用型的设计,咱们来分析人怎么样。
 
这实验运行得非常好。他在色谱柱一头放进去好几个人,结果到头里果然都分开了。不同狂热系数(Zhao提出的一种定义人属性的参数)的人,到色谱柱那一头的时间是不同的。另外的一个科学家看到了这个现象以后提出了一套全新的色谱理论,大家都觉得这个理论不仅适合给专业人士讲,还很适合给门外汉解释什么叫色谱。
 
结果这实验玩大了。Deng这个家伙一看这个成果,觉得这是个划时代的伟大实验,不能让Zhao署名,否则自己以后还混毛。于是他下令把Zhao从实验室里开除,换了Z.Jiang和P.Li来接手这个实验。这俩人一上来,先就增加洗脱强度,用了一种国产试剂PLA来洗脱,里面还加了点儿Tank组分。这下子坏了,实验全砸了,人都迅速洗到柱子那头去了,冲得缺胳膊少腿儿的,血迹斑斑。于是这实验最后就悲剧结尾了。
 
不过这实验还是有点记录可查的。虽然没发JACS,但是在化学国家新闻(ChemicalNational News)等等地方都发了communication,所以外界还是知道不少的。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